您当前看到的笔记是用户主动公开的!

octor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1

时间:2019-10-07 13:54   阅读:14


 

Voice (191007.1713).mp3-速录文稿

  就怪当今居世之士互留手机要荆州帮助辽军心智几下就泄湿热,中医保身长拳提升,但竞逐容是其中全行吱吱及其为名利事物。丑事们,大家下午好,今天下午的课程还有十五分钟就要开始了,没有签到的同学请到会场外面进行签到,然后回来的同学呢,就尽量在我们的座位上坐好,静心导引,嗯嗯都是下午是其慌乱的一个,呃直播可能就会有很多人,所以大家在现场呢?要保持自己的手机是关机状态,可以把所有的闹铃铃声都关掉,尽量不要出现任何声音影响老师的讲座好是中医保身长拳养气生和网贷竞逐容是洗浴中心,全蚝仔仔细一起为名利事物,丑事期末要带有一点华其外而脆,其内皮之不存,毛将安敷衍肃然着斜方肌气非常之极,缓急和去而方正利降至曲解兴旺,入住来告穷归天束手束半java几百年之寿命迟滞消灭,变为义务优先,从全图为涕泣痛哭,举世昏迷,莫能觉悟不稀奇命。若是轻声比和容世之云在而进,不能爱人之人退不能爱生之极,与栽植和身居二d萌萌妹妹蠢若游魂,爱护趋势之势,持剑浮华,无故根本旺区寻物微弱,髌骨置于视野热不热还行这个两点十六了,还还要继续继续,那个还要继续是我来做一个事情太好了,您说吧呃,请大家帮一个忙啊。为了让更多的对今天讲的,感兴趣的朋友能听到今天的直播啊。要请大家把刚才我发到北京大班群里的海报或者那个链接再发一次朋友圈,因为两点半开始可能有人之前关注了,跟他忘记了好。
  
谢谢大家呃,各位同学们,我们部分老师已经到场,所以请大家尽量保持安静,在座位上静心导引好。现在我们感官内收还在走动的同学,尽量悄悄走动,马上回到座位上呃。今天下午呢,是其黄网的一个全球的直播,所以请大家把手机保持关机状态,保持我们会场的安静的介绍完之后,我就不用说了,那老师都上来了,博士多分不用说尊敬的各位老师,各位嘉宾,亲爱的同学们,大家下午好,今天我们很荣幸,请到了富海,那博士为我们做分享,下面我们先请刘丽红老师为我们做介绍,欢迎刘老师呃,我还是坐下来啊呃呃尊敬的,我们呃。各个现场班的同仁们就是北京上海广州南宁西安,还有网络版的同仁,还有各位收看直播的啊。朋友们,大家下午好嗯,我们今天下午啊,更真有主持人说的,我们很荣幸的请到了这个美国波特兰国立自然疗法医科大学经典中医学院的终身教授傅海澜啊,先生啊,来给我们讲最差嗯,那就请允许我呢。
  
先简单的介绍一下我们呃付海呐博士的一个一个简单的情况嗯,我跟付海呐博士的认识已经二十二十一年,我们一九九八年 一九九八年的大概夏天嗯,然后就开启了我们这个的认识,之后我们才知道我们是师兄弟,他是我的师弟啊,那么?本来我是想呢,因为这一次我们非常感谢启航网啊,跟我们共同来做这一次全球的直播呃,可能我是想呢,跟这个海外先生写一个,因为我自己认为我很善于写简历,为什么呢?就很善于把现在你们上午讲的我喜欢简单的,所以血检简历就是简单嘛对吧。所以人家写我的简历花些很长,我看了一下就浓缩起来很简单,所以有人说哎你这个是禅宗的手法啊,快来快,但是结果一拿到我们海纳先生这个这个比较复杂的简历的时候,没办法简单对不对,最后我就觉得这个武功到这里好像被废掉一样,为什么确实不知道什什么不好审啊,就就海拉博士的这个精力确实太丰富了啊,确实我也也在呃,帮他写这个整理这个简历的时候,也是表示由衷的赞叹啊。我没有想到这个这样一位师弟也好,一个兄弟也好,这样一位我很敬佩的学者,或者师长也好,是有那么丰富的阅历那么简单,更最简单的介绍就是海浪先生当地从主妇开始,十以上就在从事自然疗法啊啊就是德国的,因为海南博士是德国人,那么从祖父祖父是非常有名的啊,这个自然疗法的大师啊,知道父亲也是自然疗法的这方面的医生专家,所以那么实际上从她祖父开始,实际上德国就西方世界应该也是已是已经是现代医学再慢慢主导的这样一个时代嗯,但是海拉尔学生生长在这样一个阶段这样一个家庭的时候那么深受影响啊。所以实际上他从小就开始对中国文化有浓厚的兴趣,那么这里呃,我看到的竟然十二岁起就有浓厚的兴趣,然后八零年就开始正式就入读呃,八零年之前应该是自学啊,或者是怎么样就我就把省越调正式的入读德国的的兵跟大学的中文系啊?这些都是很有名的,学校攻读汉学的责任,汉学哲学还有比较文学与设施要八二年呢,就获得了八二年到八四年就获得德国政府的这个资助奖学金资助,那么就到了中国就到复旦大学复旦大学不是学中文,因为这个之前他的中文已经已经已经不错了,待会大家会见识到他的中文怎么教中文不错啊呃,他是做什么著名作家郁达夫大知道吗?但郁达夫写的什么,你们知道吗啊?我是不知道完全不知道名字都不知道,更不要说读过了,但是郁达夫这个人我知道他是做他的专题研究,那么八四年学成回国,就在汉堡大学中文系做中国文学和传统一斤,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开始涉及易经,比如说黄帝内经等等的研究,那么八五年呢,就获得了芝加哥大学东亚文化系的专项资助研究什么呢?中国日本和法国三个国家上世纪二十年代到三十年代的交流情况啊,还有他们的作品嗯,那么上午已经介绍了他的夫人就是白雪荣女士啊,那么他们是复旦大学的同学啊,所以在一九八五年就喜结连理啊呃,那么薛永也是我,我跟赵老师啊就很亲密的一位姐妹一样的,就是因为我们确实没有什么之间没有什么差别啊,那么到了八七年呢,就得到了美国的学术协会的支柱就到了东京大学,结合早稻田大学博士的研究啊,那么九零年九零年就获得了芝加哥大学的博士学位的导师叫里欧凡,而是很著名的一个一个学者,因为这个海浪先生在学习和研究这个过程中的突出的表现,所以就被推荐到哈弗大学做副教授,可以知道在哈弗要能够谋到一个副教授的职位,那是非常不简单的,也很知道这个哈佛的在学界的位置,但是确确实实是很多时候有我们说天有不测,风云也好,救人影响一个人,一个人的人生的轨迹有很多因素,有些人说看起来是坏的,最后怎么样?这个老子讲的祸福相依,就他在这个过程中因为积劳成疾还是还是什么?原因是这个他换了搞完海啊之后就做手术就拿掉了一侧那么常规。我们讲现代医学就是做完手术,只是第一步阶段要做什么对放宽了,那么当然医生要找他谈话,就是说这样一座这些相关的后续治疗之后,有可能会带来一个后果是什么就另外一侧睾丸的功能也会丧失,有可能啊,那么要他有这个思想准备啊,当初那个海浪跟却只有当初只有老大啊。
  
本杰明那当然这个结果对他能夫妇俩可能都是不愿意接受啊,幸好没有接受,所以他了就出去,自己偷偷的出去找了一个韩国的综艺啊,就问啊,就是如果我不做这个后续的治疗行不行哎,韩国这个老中医给了他力量所行,但是你要做中医治疗就战争那吃药等等,那么经过一段时间,他的各方面就开始出现转机出现好转啊,这样的话就做成了,他要走另外一条路啊,所以这个时候他就把韩服的这个教学辞掉,那不顾所有人的反对。辞掉这个教训之后,他回到中国,我始终觉得他是一个中国的,很不一样了,不像德国人,至少前世可能是中国的回到这里,说到他们回到哪回到了四川啊,四川成都啊。那个时候八十年九十年代初,那个时候大家知道中国最需要什么外交对不对,所以那么虚荣了,就到了那个时候是华西一个大呃搞外交啊,住在我们那个时候外教楼啊,然后海纳就成为成都中医学院的一名学生,但他很特殊的学生,所以得到很多的关照,我就看到他,我没有把您简历里面,那些都是很知名的教授啊,都培育过他,但是海浪不仅仅满足于这些啊,所以他确确实是在很多方面比我们强,甚至比我们很多人抢就他。这个时候他就不满足于就跟这些有名的教授,这都是很大牌的教授,因为那个时候老外进来,尤其像他这样留学生可能多对吧,还一开始不是都开始有了,但是像他这样已经有一定身份的人进来学习,学校是利用另眼相看的啊,所以那么多的很著名的导师指导过他,但是他没有满足于这些,他还在民间寻找啊,所以民建寻找就败在两位师父的门下,因为师傅就是我也是在硕士成都读硕士的时候办的,因为失误叫王庆余啊,他是道家的津津工地传人精进门的传人嗯过去,但可以在很多年前的八十年代初在人民卫生出版社吗?那本书人民卫生出版社的这道秘传道家静功这本书啊,就是我我们共同的事还有另外一个思路,实际上,最后我也成为我的老师啊。有后来就海浪把他的这位老师介绍咯,我在思考中医里面写了他就叫真永修老前辈,也就是亲近过甜,把为填报为大家就觉得很有那个金融的那种味道。
  
武侠小说的味道是吧哎就是怕亲近过这两位师父说,实际上在整个的一道的羞耻的过程中,确确实实跟一般人走的是不一样的路啊。这个经历跟我很类似啊,就除了我自己读到博士之后,最后还我还败了,这个很多师傅啊,很多了不起的师傅,所以海浪一直就是这样,然后再学成回国之后,那么就定居在波特兰,然后就刚刚稳健设立这个学校,然后呃九五年创办了这个经典,中医学院开始招收硕士研究生,后来又遭受博士研究生啊,所以现在这个中医学院经过海浪先生的均匀啊,确确实实他有不一样的地方啊,那么我也多次更正了,是一起去过探底学院啊。那么尤其是我亲身见证的是九九年之后,他每一年几乎每一年都带不同的学生到中国来啊,进行深入的学习交流啊,进行全方位的学习交流,所以我觉得这样呢位啊,在西方世界里,面对中国文化或者是对中国有这么甚深的了解和领悟的,这个啊,我们讲学者也好,师长也好,是很难遇到啊呃我刚才突然坚决的。我这个简历写漏了一个很重要的元素,因为他是我们基金会的学术委员,就基金会。实际上我们老是希望我们基金会办成一个真正国际性的啊,这样一个基金会啊,所以我们有很丰富的国际元素啊呃学术委员,但是我们最高的学术的这样一个一个组织啊,那么海浪就是我们通过三和中央发展基金会的书约束委员会委员啊。
  
当然将来他也会是我们三合班的导师啊,想多了让罗拉一样 是我们三合班的导师啊,所以是这样一位很难得的学者和施展,我们今天能够签到啊,请大家共同以热烈的掌声来欢迎刘老师,总是把我说的太好了,对,而且把我的生活整个过程就说的比我好,就不需要我讲是今天的题目,也就是把我自己的呃整个跟中影的关系的过程和体会,呃再摆一下,首先先感谢基金会和刘老师给我机会,在这里跟你们通道,我们分享嗯我自己的这个路和体会嗯。那个一个遗憾的事情是,我原来是文学背景出身的,所以我对于自己的这种表达的能力的要求挺高的,所以就觉得很遗憾,就是有一些事情只能很粗燥的去表达啊,很很抱歉啊嗯,原来也是打算就是带一些照片呢。我讲的一些过程,刚才刘老师已经提到的是呃很有意思,下午也是这个大家累了,就让大家开开心看一些看一些图片,但是也有可能是因为我自己太懒了,也有可能是觉得是你们这里就传统到极点了,就不允许带什么技术方面的东西那么呃,但也有可能是我自己的体会是在我自己学生面前也是这样,就带有一些,图片就跟电视一样的,把我们的集中能能力就拿到外面去了嗯,我们中也是黄帝内经为根本,所以就是呃就是我,我要用我自己的生活,本来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分成八个嗯拿一个一个一个例子就是有有走哪一些冤枉路走到哪一些自己觉得比较宝贵的事情嗯,都是一些内在的一些体会,外在的一些探险家的生活的过程也有,但是这不是在,这毕竟都是次要的。事情嗯,我就刚才是刘老师,已经讲了,我是升到一个德国家庭里面留一年属牛的嗯,所以对实施这个苦命就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了,没有办法还好,我的妻子就属属得手,里边可以经常提醒我不要那么劳累,没有意思嗯,我这个我祝福我足足就是他们,我老前辈都是修鞋自觉人呃,原来从奥地利过来的就一的呃奥地利和这个呃意大利的分界线上,那次画家的事故设计,后来就慢慢就搬到现在。的懂得后来就搬到法兰克福,现在我的亲戚都还全部还还处在那里,那么这个二三十年代,我的祖父就是对一切非常感兴趣,就开始辛辛苦苦地去学医 他的老师都告诉他是呃千万就不要嗯,你要回到回归到你休学走的路,不要去不要去搞医学那么难的东西,那么他就很刻苦,后来嗯反正就很成功嗯。
  九溪五十年代修了一个很大一个私人医院,嗯呃建立了一个很大的家族,谁给我?我对基础教育,应该是我非常感恩那些祖先就是给我带来的一切很很重要的一些基础,因为不然的话,我现在也很有可能不会坐在这里,应该有多次成功,并所以这个解决的路都是从那里开始下的,决心都是从他们给我的一些呃一些背景嗯档案,所以首先我的影响是生在一个保守的天主教的德国家里面,后来走出就是要求所有的五个孩子都必须要得到博士学位,都必须要当律师都必须要当医生,我们星期天就到他们吃早餐,去的时候都都要穿夹克这个胞胎,那个反正是很很很有的,像电影里面那个样子是有点,现在说起来吃好玩的那个时候是是对小孩是有点不太自在嗯很严格的嗯。第二一个保守嗯十五至武术是属于一个协会,是专门保持拉丁语的,现代化是因为他本来是个死掉了,对一种语言嗯,他就每一年两次到龙门开会,就比如说冰箱,他们就古代人没有的一些东西,他们就发明一个新的词汇,后来就是保持这个事已经失去的语言,在日常生活当中还是还可以拥有,所以我每次周末到他们那里,我们才四岁,五岁的时候他就还亲自带他有那么大一个医院,他还是亲自去带我弟弟和我就就就就就朗诵这些拉丁语的呃内容嗯罗马埃及古代希腊,所以专门也请我父亲要求我父亲一定要送他的孩子们到一个专门的学校,在法兰克福那边要骑自行车,还其实很远嗯。你们平常在德国,特别是二战以后的一个语言是英文,第二个是法文,第三个可能是俄文或是什么的,那么每个学校不一样的一个语言是拉丁语。第二个就是研究古代希腊与第三个语言才是英文,所以我就去这么一个学校嗯,当时还挺反感的呃,但是后来对我守山中医之路是最优的一个一个工具,因为那个时候对小孩的脑脑袋的这种发育能力还还最强,是记忆力比较好,哪怕没有学汉语那个稍后,但是后来学古代汉语的基础呃呃就是那个说话,郭襄打好了的,那么所以我学了九年的拉丁语。五年内,古代希腊语那几年的英语嗯自己喜欢看的东西,也就是最终古代希腊的传说,还有埃及在哪里?这个考古学家的报告之类的嗯,那么第三一个保守对我一生当中,一直到现在还是最重要的一个因素是对大自然的敬佩和这个大宇宙跟小宇宙的关系嗯。
  我祖父是c我父亲实习,但是他们尽情地c就是完全是一个自然疗法的一个戏。我祖父认为当时认为这就不是什么几万年以前的事情,所以才五六十年代的事情嗯,你拍一个x光不仅是对你本人是很有害的。你的后代几百年以后的dna都会有损伤,所以就不允许我们做这样的检查。同时呃抗生素,因为这个字就抗生,你不是一生,最终都是已经很不自然的一个东西,所以也不允许嗯,我们小孩的时候就都是发表唇膏的烧就觉得没什么,就是让它自然的去扫掉嗯。后来就嗯,我对他有一些病人,这个我没有可能这是五十年代我升升职前发生的事情,就是让病人后来给我讲的,他说哇你租书很厉害,他是我有雷雷锋,是他给我治好了的,打他方法是很奇怪的时候,什么方法都说他陪我到树林里面找到一个蚂蚁的,我后来就把裤子脱下来,坐在那个蚂蚁对以上,后来这个蚂蚁几千个几万个满意就趴在我身上到处咬,后来他这个毒酒把我的病就治好了的,所以这个恐怕特别在现代的美国就肯定是不行的,那就要打官司什么的嗯,但我父亲年一次是这里有很大的版本,很你们他小孩的时候换过这个喉咙化脓,那么也没有给她用上抗生素,就把一些麻黄给它放上去,把这个浓给它吸掉反正就用这样的很很极端自然的一些方法去去处理,他们两个都是所谓的和疗法的医生顺势疗法也是叫这么的,就是一个基本上是用西方的草药,一个兴趣疗法,七八的戏是其实后来就投到你身上嗯也自己作了一些这样的药,我祖父很喜欢就再梳理你们自己找回来,自己在实验室里面嗯农药了嗯,所以我小孩的时候好,此次体会过一身素的东西,没有任何的抗生素,也应该说后来只有我的一生个中央的病,也就是四五十岁以后才出来的。
  有一次,我父亲出了差所,万一有问题。你只有脚我的朋友,他是这个专门治疗喉咙和鼻子的对对,对一生,那么果然我感冒了,后来这个这个华农新的这种比窦炎到他那里,他就给我开抗生素,我从来没有见过,也不知道他这个,所以后来我父亲就生气了,就不是生气,我就生气了啊,这个朋友,那么后来就果然就各种各样的,因为正气伤脑筋的问题就开始慢慢出来,但是我当时是没有把他连在一起的嗯,所以大的一种体会是每个周末每一个夏天冬天储户问起时代,我们搭到大自然,你们去厂家呃,不是不是玩意儿,像这种娱乐性的照相什么的,他关键是走很远的地方,后来就在海水里面游泳,在大乘上面就就体会这个大自然的美嗯,所以这是我祖先给我的最大的礼物,就觉得是一次记到在躺在病床上这种小孩的消耗。这种健康幸福的感觉就是这种很生命力很旺盛的,觉得很什么都做的了,就是这么一种感觉寄到你体会过,后来知道你缺这个东西,所以一直在寻找那帮他回复,你从来没有回嗯体会的话,那你不知道在寻找一些什么样的感触什么叫做健康,所以那个就是非常。我非常欣赏嗯,那么后来美国也好,德国也好,实际上中国也好,到那个六十年代就很大的改变,整个社会一个很大的改变,呃就那个这个把一些传统的东西全部把它把它改变,所以这个所谓的比这个运动学生运动也好,就在美国的大学开始谈,也就到这个德国呃。大家寻求个人自由什么生活随便一点没有,不要那么压抑,把一些传统的东西把它可以不要了,那么可能当时也影响,呃这个我父母,我那个时候也太小了,不太清楚,但是反正过十二岁的时候就我父母就离了婚,所以那个时候虽然不是什么贫穷的原因,但是就对我是一个很大的,因为你们之前都是觉得你是一个在一个很大的家族里面什么别人都是在爱护你都是呃,突然一下就别人就不了解是最可怜呢。
  所以我就是很很,你不能说害怕,但是具体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一下,这个别人的眼光一下就改变了的,所以后来我父亲也很忧郁,应该是我母亲就走了的,他那么就管不了我和我的弟弟,我们那个时候四个孩子嗯我,我和我弟弟刘跟我父亲,我两个妹妹就跟着我母亲嗯,那个时候基本上要把自己养大了的就父亲没有时间嗯,那么那个时候就开始下决心,就是有一个很强的一个目标,一定要独立,一定要穿出自己的路呃这么一个一种感觉嗯,就那个时候是刘老师讲的道德经呃,或是第一次就接触到中国文化呃,是因为没有妈妈在家里面,我父亲就请了一个就帮助呃帮助他首次这个去去厨房啊,买买东西啊,但是那个人家不是也不能说保姆她是一个十人,他自己有一个孩子,对他也很方便,就替我们房子比较大,容纳的下来跟他就是很很特殊的一个人嗯。后来她丈夫从以色列过来,他也是一个十人,所以他天天就跟我们起码是这一个。他是这一次的军队,里面就是一个很很厉害的一个人物,他不是六六九年,是以色列要从法国买一些潜艇,后来发生了一个什么事故,他就法国说不卖,后来一次呢,就拍一些特殊的军队,军队人员到哪里去,骑在晚餐去把它偷过来,她就是那个这一群人的领导,所以排所以有这么一个人在家里面就前面给我们讲故事啊,从喜马拉雅没有马鞍就这样去去跟电影一样的,这嗯它也给我们读的道德经不能说是我有任何的理解,所以刘老师也说的太好,来自不能说我产生一个很深刻的一种感觉,但是是一个什么开关就开启了,这次我觉得很神秘,就是从来没有忘记,所以后来我十五岁,十六岁的时候我就不跟我弟弟一个房间。我父亲就允许我在地下就开创了一个自己的世界,就是就把一些图啊,那么分公司那个时候开始喝茶了,就不是喝咖啡,其实就那个时候还在德国不是那么好普遍嗯,反正就看李白的诗啊,什么就绝对是视觉的事,就是觉得这是我的家,绝对是是我自己的世界就是这么一个世界嗯,当然你看的很多,德国文学里面的一些都是一些很孤独的,一些人的书先卡死赶你出来n七二普鲁斯特反正就这些,就就把自己锁在一个什么,像普鲁斯特丹就门一关,后来就几年就没出来。就写了这么厚一摞的书,所以我就觉得那些人就很很很了不起,因为他都是不管是别人是对他有什么样的看法,他就追求一个一个里面的一个世界的这么一种感觉,但你们那个是都是二十年呆在一起,文学家那个时候的世界确实有个凄凉,很悲哀的,这么一种气氛也露出就也来到我身上来,就对我并不健康,就特别我本来我一个家族都是已经被弱的人呢,你应该看卡夫卡,他二十几岁就是肺结核去世了的水呢,这么一个悲惨的气氛就来到你身上,也可能也不一定好,还是看的白读书很好对都嗯,反正也喜欢看一些这种探险家的什么。
  特洛伊的发现和追踪埃及的那些本来就很喜欢那些呃考古学家的弹琴的故事嗯,所以后来高中一毕业八零年,我到那个铁运大学,呃报名就是比较文学为主,后来没那个时候的系统是还要选两个辅助的一些门科门,第一天我马上就到办公室去改了的那个,把那个汗血未知我把两个就变成夫的,因为我觉得是太有意思,这就是一种回家的这么一种感觉,就是那个说汉字一个都看不懂的,但是就是非常吸引非常熟悉的这么一种感觉,那个时候的国外的汉学跟现在很不一样的,因为他都是那个时候特别你的父亲是医生,你的祝福是医生赶考,那个时候大家都要学医的,因为这是一个好像一个人就最尊敬你的,你赚钱也是最多的方针。在德国那个时候有这么一种观点,但是你要进入大学你,你要你要这个非常好的这个成绩嗯。很多人就等了三年四年,和这次到国外相关的他到意大利去学了三年,后来才进入了德国的医学,可惜那么好,后来还要从重新来,所以那个时候校长还专门毕业的说话是找我的一面,我是在那个班上嗯就是得的,那那那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没记不住他们怎么算算账是呃,那个时候是就是那个几百个人的班次得到最好的分数,但是他听到我要学哲学和文学和旱区,他就觉得太奇怪了,他把我拉到旁边,就说说我你不要浪费你的你的命运嗯,你这个是搞什么名堂这个首先,所以我那个时候还挺固执的,可能我现在还骨子也可以问问我对妻子在这里嗯,我就没听,我就要走我自己的路,那么后来那个时候大概有三十个人报名在汉学系里面争论心里面,但是一年以后就八个人,那么后来毕业出来几年以后只有两个人,所以他呃反正就看看热闹,好像觉得有意思,但是也也觉得挺难的。那个时候我非常幸运,就是住在一个外国学生楼里面嗯。那个楼刚好有两个中国来的学生,那个时候中国人在大陆来的中国人在德国就太少了。
  因为七九年一来,此次允许三十个中国人到德国来学习交换三这个德国人的中国来学习嗯,所以他们两个就在那副海南,这个名字也是这个,住在我旁边,一个人就可以取得,后来就呃当山东农业去局长去了嗯,但是的这拍到外面的人都都都是已经很有成就的,都是四十多岁的人都是嗯,所以他呃嗯我我就学的,当时最起码吃取得汉印还怎么学习的机会在呃另外五二年的时候,有机会就允许两年以后你可以申请到中国去学习嗯,我本来有这种探险家的这种马可波罗综合症的这么一个病在那,所以就一定要早一点去早一点进去嗯。所以后来深圳适应期很好,我那个时候什么都不懂,就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准备呃提前你们你要专门到伯恩当时还是西德的首都嗯,那个八一年好像是后来就就看了一本书有关里面有这个一九年的那个文学改革,鲁迅陈独秀啊什么?这这些人啊,第二天就进一个根本没有思想准备,他里面有四十个人,都是这个德国所有大学的最主要的汗血教授,那个时候还允许抽烟一进去是看不到全部是满五呃五眼的。在里面,就后来有一个专门是编辑道长的,一个在华吃饱大学的一个老角色,嗯就问过一个问题,就是问这个反正是二十年代一些人的名字,因为我请提前一天就看了这个数,我就回答的出来,所以后来就果然那个时候就去了,所以有时候生活就是这样,我们认为我们控制的了很多事情我们控制不了,不然的话,我当年就没去,我也不可能就碰到他,后来也不可能到美国,后来也不可能我现在坐在这里,后来也是神性的,笑话是神情,我要到北大,但是他们那个时候把学文学的人那个时候只允许你学中国文学和中国历史,其他的留学生就不能学习的。最起码从欧美来的你们,谁陪我到复旦大学八二年的时候嗯,所以我们所有的留学生就在一个楼里面,也就是一百个人,左右也就是整个那个上海,也只有我们一百个外国人呢,在外滩一停下去,马上就围绕的两百个人就看着你,他又不是说什么支持,所以我们就根本就不得不感情在那里,不然的话就走不了啊,还还还现在当然上海也有几十万给老外,在那里就就不是好特殊的事情,好特殊的时光没给说话,你想一想,那个时候刚刚开放了对外国人,后来我们第一年也不能旅游,呃也没有吃,那个时候到处就是用自行车的方式嗯。我这两年八二年的八四年,是一辈子当中最幸福的两年,那不仅是我,我看一次哭,我也要哭了。
  因为那个时候不仅是提了一些最好对一些国外的朋友,你们那个时候有新西兰的,有美国的,有英国的,有发过的都住在那都都是变成最好的朋友,现在还保持联系的嗯,但那个时候对中国也很淳朴,就每个人是这个什么什么干部啊,什么都都没关系,都好像就物质水平都差不多就没有现在这个差异就那么大了,所以很实际上蛮喜欢那个时候就呃,当然有一些外国人还是受到限制,因为就认为我们都是特务,那个时候,所以呢,把照相机拿出来,你们你觉得好美的一个一一一个农村马上就来一个人,就把这个东西把交警交给我,有没有认为是我们是古怪的?记者想先发表中国东盟的穷什么,恰好相反,觉得太还没好,那太太太好了嗯。我记的第一天,我上了这个德国子公司的飞机就在北京一开门,有一个人一个女的在教用德文去交哦,文艺的史努比的一些,这个意思就是说有这个难受的味道,这个人是当时德国驻中国大使的夫人,我后来打听到的意思就是说他就把他派到那里去,他就觉得受不了,现在从德国反假又到内地,那么他的这个所谓难受的味道当时就没特别在北京机场到处是这个红色的那个地盘,是不是属于上面就放,那我不知道怎么说就是防重的一个什么东西,所以一个狠点是确实是那个时候是有很典型的一个味道,可能你们都都还记得找嗯,但是我就觉得奇怪,我就最喜欢这个味道。首先是一种化学的东西,但是后来每次回到中国就就是一个回家的这么一种味道,所以呃我跟我跟他完全相反模式,我觉得什么都有意思那个时候,而且那个时候当然外国人稀少,所以人家就很好奇,但是又很淳朴,又很友好,你就应该在学校,哪怕是最好的一个学校。上海复旦大学那个时候的教学系统,特别是文学里面其实不太符合,也可能我那个时候稳固就就不是很很很很愿意去办事,就就就不是分析诗词,那个时候就要被要被什么事的什么是反映什么老百姓的一些特点,所以那个时候吃我也不需要这个学分,所以我们不少的人就马上允许我们的时候就开始旅游,嗯到处走就到哈尔滨的冰灯到这个峨眉四川的峨眉山,乌鲁木齐什么很多都去了的,所以你们现在听到我的吞吞吐吐不太想学者的汉语,也就是因为我的汉语是铁路很咖啡馆汉语都是那个时候到处走就跟你们在大学反而就不太好学汉语的,因为我们在大学是跟美国和其他同学在一起的,嗯就那个时候吃中国朋友找我们确实不太方便嗯,所以我们在路上经常在路上不断的在说话,很开心,很有意思嗯,那个时候也产生东西,南北都都全部都去了的时候,我也可以说是我的一个师傅嗯,是一个太极拳,老师嗯挺有意思,他就带我经常带我到上海最忙的十字路口在哪里呢?太极拳,他说呢?在近的地方谁都可以练,你能够在这个地方平静下来,那你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呃。我当时觉得奇怪,但是是这个趋势是给我一个很深刻的影响,后来年其他功法都是很很深刻,另外我那个时候就开始研究郁达夫和他的生活和他生长的时代嗯,他就是属于这种一八七七年生,在浙江喝了酒到上海,那个地方是算是最活跃的最国际化的最开放的一个地方,到日本去留学就跟郭沫若和一些,其他的那样的人就是企业的朋友,后来也就二十年代就闯关不少的一些文学方面的杂志嗯,但只有意思,在这个过程当中,使我认识了一个浙江师范大学的一个教授,他在那里是当客座教授研究员正好在哪里专门研究郁达夫的,所以他九八五他就我就跟他一起呃进程到各种样的图书馆,同时也有机会到王丽霞的家里面玩一下。
  是那个时候,郁达夫给王映霞,还有徐志摩跟我搞搞搞搞问问他的妻子的名字攀升二十年代是很很很有名的,一个一一一个一个都都说王霞是一个很漂亮的一个明星,那个时候郁达夫他已经四十年代就二战末年就实施了,是被被日本人杀死了的,在新加坡附近嗯,那么那个人就专门去研究他的生活,所以我觉得非常有意思就跟着他呃,那个就已经有后来在学中医这种更是的这种味道就跟上打坦克很不一样的,九九九非常直接的说一些很很说到我心上的一些话,而且是很关心我的这个学术方面的嗯,所以我们也去看了一下,那个时候就后来所有的老实人复旦大学的文学系的生命就一个一个的就偷偷摸摸的来到我房间是我听说你是有这个反问了的,这个录音呃,你们那个时候好想问一下是属于这个所谓颓废时代的这种人物了就就不敢接近,所以但是都感兴趣,所以反而等等外国人还有当时有机会,所以呃呃还老太太还也挺有意思,当时七八十岁了,也还还很漂亮的很很很很很珍贵。贵族一样的在那里嗯回答,我们的问题是影响更深,就在上海,那个过去是法国人的那个淮海路,没没没地方嗯,我们在农村也经常可能是那个时候是已经是一个灶头,我们每次到那里就是农民,就是说白求恩来了,所以有的这个虽然根本就没有医生的这个兴趣,但是反正呃很喜欢旅游跟跟跟跟老百姓在一起,他们也非常的和我靠,后来完了以后就到汉堡大学,嗯憨包这个城市比特币就大得多嗯骑兵有点像海盗宝马宝华吃饱这种中世纪全世界最早的什么?十五世纪已经所创办的大学怎么走?怎么一个地方只有七万人口,那含苞就不一样,就说他在德国算是个大称职嗯,那么那个时候有两个对我印象比较深的一个是有一个老师叫黄帝内经就特别感兴趣嗯,第一次就接触那些医学的景点。那么第二个呢?我自己生病,我每个月有一个二十四小时非常疼痛的痉挛,那么我找了几个医生,因为我父亲也不在身边,都不知道是什么问题,说你要看全科,后来就在医院里面就把我弄到一个什么床上,后来就这个床一动就找一个像,后来又动就找一个像分成了几百个在那里,后来突然一下,我听那个医生去将哎我找到了,我找到了好我就下来了,遭到了什么呢?他说你有蛔虫病,那么所以这次在那个时候在中国还很普遍的,但是西方的医生诊断不出来的问题,就在中国农村就任何一个医生都可以给你诊断清楚,他那边就几千块钱甚至几万块钱的,这么一种复杂的检查,他才找到后来我说那好你找到了你怎么办?我不知道我只是拍片,所以我已经觉得很很奇怪的,那么后来就吃了那个达达成的那个一样,他就不出来,可能是因为我怕他,他就不出来。后来我再去,他说你再吃,但那个并发的那个人不愿意发给我,他说这个对你肝脏损害很大的,你不能随便吃,所以我那个时候已经这又是一个体会,是c有一些问题解决不了好,那么一年以后,因为我现在就有一个美国的女朋友也要长期的跟他在一起呃,所以就决定要申请研究生到美国去继续读汉阳区嗯身形呢。什么哈佛商业评论普林斯顿芝加哥都神器,我还运气好都都进去了,对嗯也都得了将虚惊,但后来就是因为我爱人的家里面,他们都在芝加哥过去到那边,嗯八五年到九零年,就一直是在那给我印象很深的,有几个有几个内容,一个是他们严肃德国人的眼光来说是有不可思议的图书馆,他那边的私人大学,他有这个单词,已经那个资金池好像无限的什么,台湾的新加坡的什么?秦朝的什么书都有,但他中文系里面的人就只有寥寥几个,所以你用一个几万捐的图书馆就专门为了你几个人取水用,而且不像在德国你在外面去吵着的卡片呢,就交给那个图书馆的出台。
  后来下午过几个小时,他就给你拿来,就是没有不是别人拿走了的,你可以自己进去你,所以我就基本上就每天半天的时间就在里面走,喜欢一本书就这样去开始看很有意思。第二个是他们教我怎么去这个学术的准确性,因为我喜欢文学属于那么文学家,哲学家包括宗一家都是喜欢夸奖他那边就不允许的就是美,你说一个什么必须要有一个no就必须要一个一个主体,你是在什么地方所看到的,哪企业哪一个版本,所以那个一开始我觉得有点烦,本次喝了就变成一个习惯,以后就觉得是很很好的事情嗯,反正那个时候就不仅是碰到我的导师理由翻成刘老师已经提到的嗯,原来是台湾人等喝了酒,读博士在美国就只写了一本书,叫中国现代文学的浪漫派得而复失里面的代表人物之一了嗯,但也有其他的呃,有一个叫做延迟呢呃他原来也是从台湾过去的,是呃这个西游记的八十年代的翻译本的译者的特别的好,包括里面的诗词都是用里面都很美嗯,还有这个精品美的翻译者,反正他们都是很潘总,在这个小的区域里面是很有成就的,一些人二七四的生命就就几十年,就每天就泡在那个里面,所以这个气氛对我是很非常有意思的一个环境嗯,那么中间有到日本去了一年八七年八八年,我在东京大学和那个瓦舍的大学,那个时候也还是保持追踪,天下是我的一切,一切的一切都都都是等着我去探险凳子,我吃进去等着我体会一种态度那么到,所以我觉得我到日本我也可以把基本的日语很快就去学会,也可以把那边的一些咱们觉得是可能是跟中国一样的,这么一个过程嗯,但是就得到一个很大的文化休克,最起码对我来说可能是我自己的缘分不止,这一个就觉得很很不一样,首先东京就跟着违约一样的没人有时间,哪有你坐在一个咖啡馆里面,日本人就马上就坐在你的旁边,就开始跟你谈话,没有他是很还,本来是个捣鼓,虽是很有的,这种不能说是排外,但是是由于人为去改那个隔阂的感觉他嗯,所以我看了很多日语的书那一年,但是是没有学到很多日语没有机会去的啊,这是一个很大的区别嗯另外一个档案就吃我当德国人长大的,虽然我没有体会过二战的那些宅男很过程,都是我们在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八十年代都看了很多书,就不让那个时候所发生过的事情再发生,所以所有的高中生都比消毒的很清楚这个什么这个所谓呢?所以时代的这种这个历史细节嗯,那么我在日本,当然这是很有可能是我的问题,不是日本人的问题,过去跟日本的一书什么都是非常好对嗯,但他这个群体活动的这种黑,这就这个招生呢,走在那里就什么是有着这种军队形式的时,我当时的我就是有点容纳不下来了,因为是就是去拍这个德国人的那个阴影就是这个,千万不要等他催,这个就是呃呃就拍一有点接近那个我,我想想可能是稍微有点这种味道,那个时候是等发表了一本书,是东京大学的一个大教授去发表,一个是专门研究亚麻摩托民族的脑袋,比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就更大,所以那个就是有点儿像希特勒时代的这种内容,所以我我就觉得是精彩的。他说是我看那个到机场去的大巴,我就怀念我说我我,我待不了,我等不起,我要回去。这个是我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本次更主要的原因呢,我那个时候已经换车癌症不知道,所以身体就已经不好了,周一去去影响我整个这个身心,那么回美国把七八年会美国以后嗯,或者要不要休息一下,还是对你们我都没关系,但是是我担心你们就做累了,就休息十分钟吧。